专业诚信,竭诚为您服务!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婚姻房产

分享到:0

  “不是逼得没办法,谁愿意离婚?”谢庆同和她的妻子几乎异口同声。

  58岁的谢庆同是贵州黔西县人,早年前妻去世,又娶了现任的妻子曾利红,两人均是文盲。2005年,由于拆迁,他与妻子移民到贵阳云岩区大凹村。在大凹村,夫妻二人用14万元移民款修了5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。照他说法,时隔七年,为了保住新房他和妻子不得不离婚。

  8月28日,贵阳市政府公布《贵阳市集体土地范围内宅基地和房屋确权登记工作实施方案》,规定“城市郊区、坝子地区新建农房建筑面积每户不超过240平方米”,村民住房按“一户一宅”申请,一户多宅的合并计算面积,超出规定面积标准的部分不能登记。实际建筑面积不足规定建筑面积标准的,按实际建筑面积登记。

  “按照政策,每户只能确权240平方米,看见很多人离婚,我们也只有如此”,谢庆同说,“离婚后一户可以变为两户,被确权的面积可以翻一倍”。

  在贵阳郊区,谢庆同夫妇并非个案。据报道,最近两周来,每天有120对前往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理离婚手续。甚至连90岁的老人也被儿女们用轮椅推着来排队办理离婚。

  为了房子去“离婚”

  11月5日上午,贵阳市宝山北路一栋简易楼房的4楼,人头攒动。

  这里是云岩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租用的办证大厅,外面一间约50平方米,专门用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,里面一间约20平方米的地方,是办理离婚的窗口。由于离婚窗口人满为患,原本办理结婚的窗口也不得不改办离婚手续。

  “我已经第四天来这里,排队几次,都办不成”,一位市民告诉记者,与4天前不同的是,因为当地媒体的报道,这里少了发号排队的环节,但因为离婚者仍然扎堆,民政局不得不增加保安维持现场。

  与登记处一墙之隔的,是一家叫佳丽婚纱摄影店设立的“婚姻服务中心”,记者11月2日在该中心看到,这里也人满为患。打印一式两份“标准”的离婚协议一共两张4A纸,在这里要收取30元,拍摄两张离婚照则收取58元,距此相隔不到500米的贵州师范大学附近,拍摄同样的照片只需20元。

  即便如此,前来“离婚”的人还是抓紧拿到协议后,迅速签字按手印。

  记者看到,在填写离婚理由时,在场的多数人都是“因夫妻没有共同语言”“经常吵架”等标准格式。很多夫妇却并不像他们填写的“感情不和”,两人携手而来,甚至有说有笑,办完离婚手续后又高兴地回家。

  一位当地知情者透露,大部分人来离婚都是为了房子。在离婚夫妇中,有两种极端个案:其一是全家离婚。比如旭东路一郭姓人家,生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,见邻居们纷纷办理离婚手续,经过讨论,决定全家离婚。另一种是闪结闪离,部分夫妇刚办结婚证后,转身就离婚。比如刘江富和段高飞夫妇,因为之前的结婚年龄与身份证不符,11月1日办理了结婚证件后,11月5日就申请离婚。

  “目的还是离婚。”刘江富笑着说。

  离婚潮出现之后到底有多少对夫妻离婚,贵阳市云岩区民政局局长曾佳俐以“属于秘密”为由拒绝向记者透露。但云岩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主任刘伟10月30日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曾说,平常每天就办理20余对夫妻的离婚,但出现离婚热潮后,每天平均办理离婚手续的有120对。

  一个农民的离婚账

  和谢庆同不同的是,何明石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家住云岩区黔灵镇黔灵村。该村离贵州省政府不到两公里。

  “一家7口共一亩多地,早在1993年就被政府退耕还林和修公路征用。”何明石说,当时人均8250元的安置赔偿,由于自己三个小孩都不满18岁,最后仅获3万多元赔偿款。何明石又借了2万多元,修了一栋5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, “白天去餐厅挑别人的残汤剩饭来喂猪,晚上加班加点修房子”,何明石这样描述当年盖房的辛苦。

  没有了土地,何明石一家在1995年全家农转非,目前除了打工挣工资,全家主要的生活来源是每月3000多元的房租。

  8月28日,贵阳市发布确权《实施方案》后,何明石一家犯了愁。按照政府的方案,像他这样新建农房建筑面积每户不超过240平方米,超出规定面积标准的部分不能登记。《规定》还要求,征收集体土地范围内的房屋时,以《房屋所有权证》和房屋登记簿记载的房屋面积等内容进行安置补偿。

  “这意味着,我们全家只能确权240平方米,余下的几百平方米必然属于违法建筑,可能就会被政府拆迁时低价强拆”。 何明石介绍说,邻村房屋被征用时,有产权的一个平方赔偿3000元~4000元,没有产权的才几百甚至不赔”,而与他们相隔不到一百米的高端楼盘“黔灵半山”,如今价格在每平方米一万元左右。

  由于土地使用费用太高,何明石当年仅仅办了60平方米的产权。为了抓住这次机会,他和妻子也加入了离婚大军。

  何明石告诉记者,他的盘算是,通过离婚,能使获得政府确权的房屋翻倍。据何明石介绍,村里像他一样离婚的还有多对夫妻,“如果一家人有儿子媳妇多对夫妇,多离一对,就多成了一户,相应的面积就增加240平方米”。

  “当然为了对家庭负责,我们不主张孩子离婚,万一出现情感变故,内心会不安。”何明石说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类似黔灵村一样的行政村,在贵阳有1313个,基本上全在《实施方案》的范围之内。据记者了解,在同属于云岩区的黔灵镇、野鸭乡多个村庄,许多房屋都超过240平方米,为了保房,亦有多对夫妻选择“离婚”。

  “户数多了确权面积多,这是个浅显的道理,”何明石说,看似“假离婚”是在钻政策的“空子”,但大家都出于无奈。

  确权背后

  长期关注婚姻房产案件的贵州黔文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高章告诉记者, 古人云: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”,但这一承诺被现实利益冲击。“为利益而离婚”是一种错误的思维,这将导致整个社会价值观的紊乱与扭曲。

  他提醒说,这样的“离婚潮”之后,必然又是来势汹汹的“复婚潮”。

  在李高章看来,“在众多的假离婚中,不排除有假戏真做的案例,有的见异思迁,拒绝复婚,有的因为财产的增长而引发私欲的无限扩大,直至抛弃配偶想独霸财富。各种原因致使原本恩爱的双方矛盾激化,引发事端,给原本幸福的家庭带来悲剧和惋惜。”

  在当地知情者看来,贵阳市推行房屋确权“事出有因”, 去年3月28日,阳关村一栋在稻田上用空心砖垒起的楼房轰然倒塌,将9条生命压在了废墟之下。“种房”现象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,半个月之后,贵阳市市长李再勇在政府常务会议上指出,拆违控违工作要在建立长效管理机制上下工夫,开展农房确权工作是其中一个重点,将通过统一规划的方式,引导老百姓统一建房、依法建房;要把农房确权与人口科学管理结合起来。

  另一个现象也促使当地管理者下定决心搞房屋确权。据贵阳市城市管理局分析,上世纪90年代中期停止对农房进行审批,本世纪初根据农村发展要求又开了一些口子,后起村民便纷纷效尤,逐步形成蔓延之势。

  据当地媒体报道,9月13日, 为了推进房屋确权,贵阳市在息烽县召开“集体土地范围内宅基地和房屋确权登记工作现场会”。副市长刘文新在会上要求全市在接下来的工作中要“增比进位、比学赶超”,确保年底完成宅基地和房屋确权登记工作。

  240平方米的标准如何确定,为何要“一户一宅”?面对记者的采访,贵阳市规划局、贵阳市住建局等部门均拒绝回应。但对“离婚分户多分房”的做法,云岩区国有土地房屋征收管理局副局长伍封荣10月30日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曾提醒,对于每户超出实施细则规定面积的,暂按无证房保留,因此无需离婚。“政府部门出台的确权政策,目的就是为了维护村民们的合法权益。我们呼吁大家不能为了农房确权而离婚,利益最大化有可能给家庭带来难以弥补的遗憾”。

联系方式CONTACT INFORMATION

  • 谢冬
  • 手机:15216776366
  • Q 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邮箱:1243814675@qq.com
  • 地址: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7楼01-04单元